中國·百城控股 百城投建 人才招聘  |  網(wǎng)站地圖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(yè) > 新聞中心
黨政關(guān)懷
政策法規
行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
公司新聞

生兒不如“樊勝美”養老如何“歡樂(lè )頌”
最近《歡樂(lè )頌》很火。雖劇情走向飄忽,到后半截,被認為“三觀(guān)不正,人設崩壞”,極盡夸張,惹了眾怒,不過(guò)至少在輿論關(guān)注上,所向披靡,無(wú)劇可敵。
其中樊勝美奇葩父母,讓觀(guān)眾無(wú)不咬牙切齒,紛紛在網(wǎng)上拋出,諸如“像樊勝美爸媽那樣的,還有孝順的必要嗎”之類(lèi)議題。這當然是有意標簽臉譜化,甚至妖魔化的創(chuàng )作傾向,而能讓觀(guān)者如此入戲,恨得牙癢癢,本就很說(shuō)明問(wèn)題——辨是非明事理,沒(méi)有“愚忠愚孝”,主流價(jià)值觀(guān)無(wú)需擔憂(yōu)。
除熒屏上那種只知伸手要錢(qián),把兒女當免費榨油機的無(wú)底黑洞式父母,現實(shí)中或還有另一極端:衰朽殘年,病痛不堪,怕成兒女的負累。往往有苦也不說(shuō),碎牙活血吞,某日想不開(kāi),寧尋短見(jiàn),也不求人。這些走極端的老人,又多屬空巢之痛,獨居之殤。之前這一現象多是空心化的農村。在一些節點(diǎn),如關(guān)于農村空巢、老齡化等問(wèn)題的專(zhuān)題學(xué)術(shù)研究成果或類(lèi)似成果公布之時(shí),都有相關(guān)田野調查或專(zhuān)題報告出來(lái)。
對空巢獨居老人的心理干預和精神撫慰,城鄉其實(shí)無(wú)差別,都刻不容緩。相較而言,城市條件更便利充裕一些,所以更應提速。
各區各社區以及民政福利部門(mén),轄下獨居、患病、貧苦,或因年齡、精神、經(jīng)濟方面原因導致生活困難的,至少要登記在冊,盡量做到一對一幫扶。何種條件,對應何種級別的干預措施,生活如何保障,精神如何撫慰,都不能憑興趣看心情,而應該盡量制度化常態(tài)化。畢竟,不能只指望著(zhù)他們子女們得閑得空,回家看看,也不能堵子女的孝順程度。老有所依,有尊嚴的養老,最終是社會(huì )公共責任。
何況,耄耋之年,子女都近古稀。八十多的患病老爺子,指著(zhù)六十多的兒女照顧,力有不逮之處,也是人情之常。對更多無(wú)子嗣“鰥寡孤獨”者,這一責任自然落到政府和社會(huì )頭上。
因病尋短見(jiàn)走極端之個(gè)案,不都是經(jīng)濟原因,大多還是郁結心緒難排遣。與其母親節父親節,網(wǎng)上例行應景跪拜一番“父愛(ài)如山母恩似!,不如把社交網(wǎng)絡(luò )一日游的擺拍作秀,內化到日常。
曾記得有“進(jìn)城老太摁馬桶玩,倆月‘抽走’近百?lài)嵥钡男侣,這背后的現實(shí)是比《歡樂(lè )頌》中的極力夸飾更堅硬也更真實(shí)的存在。生子當如孫仲謀,養女當如樊勝美?刹皇敲總(gè)兒女都如樊勝美一樣忍辱負重,做牛做馬,甘供驅使,那么養老如何才能有個(gè)基本兜底,而無(wú)后顧之憂(yōu)?
政府兜底,家庭保障是老有所養的基礎,但老有所樂(lè ),則需全社會(huì )助力。不管是城市土著(zhù),還是離鄉的青年漂老年漂的新城市人,心理的歸屬感和幸福感,來(lái)自互愛(ài)互助、互幫互救的社區友愛(ài)親睦氛圍的營(yíng)建。消融隔膜,增進(jìn)互動(dòng)是破冰之始。無(wú)妨敲開(kāi)鄰家門(mén),社區成為一家人,家有一老,如有一寶。一人想不通極端憋屈與困擾,有時(shí)就是其樂(lè )融融合家歡氛圍下幾句玩笑,就能冰消云散的。
政府和社會(huì ),物質(zhì)和精神,雙管齊下,獨居空巢之困或非注定無(wú)解吧?能合家歡,則無(wú)極端。而這個(gè)“家”的內涵和外延,顯然需要整個(gè)城市,需要處身其中的你我來(lái)共同詮釋。你也有老的那一天。
上一頁(yè):三臺實(shí)施老年人關(guān)愛(ài)工程/
網(wǎng)站首頁(yè)  |  關(guān)于百城  |  新聞中心  |  養老社區  |  高端配套  |  專(zhuān)業(yè)團隊  |  人才招聘  |  留言反饋  |  我們的位置
蘭溪市康體中心
地址:浙江省蘭溪市環(huán)城西路
電話(huà):0579-88120009
copyright百城養老(蘭溪)有限公司· 浙ICP備16017056號-1